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综合新闻

耶鲁大学Pietro De Camilli教授来访生物物理所并做“贝时璋讲座”报告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4日

  2018年6月11日,应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生物大分子国家重点实验室胡俊杰研究员的邀请,耶鲁大学的Pietro De Camilli教授来访,并作了题为“Intracellular membrane contact sites, lipid dynamics and neurodegeneration”的贝时璋讲座,这也是庆祝建所60周年的特别报告。

  De Camilli教授实验室长期致力于细胞内膜系统动态变化在神经细胞神经传递过程中的作用。他的图团队也引领了近期发现的一系列细胞内膜之间不依赖膜融合的接触位点的研究,特别是介导不同膜之间脂质转运的接触位点。

  本次报告中,De Camilli教授首先介绍了储存有神经递质的突触小泡通过与细胞膜融合释放神经递质的详细过程,并提出了其中脂质成分精密调控的重要性和未解决的具体问题。

  随后,De Camilli教授结合几个实例,重点讲解了不同细胞器膜在接触位点的脂质转运。ORP8和ORP5位于细胞质膜与内质网之间的接触位点,通过与内质网蛋白VAP的结合,介导PI4P与PS在之细胞质膜和内质网的交换。E-Syts位于细胞质膜与内质网之间的接触位点,这个家族的蛋白直接定位于内质网,但是可以通过其C2结构域与细胞质膜结合。E-Syt在细胞内形成二聚体并且通过其SMP结构域来完成内质网与细胞质膜间的甘油磷脂的转运。此外,E-Syt的C2和SMP结构域之间存在分子内相互作用与自我抑制的调控,而钙离子在激活E-Syt活性中具有双重功效,既可以促进C2与质膜的相互作用,也可以解开C2和SMP之间的自抑制。在体外脂质转运实验中,只有加入了钙离子,E-syt1才能完成较高效率的脂质转运。最新实验结果还显示,E-Syt的SMP结构域很可能通过膜间穿梭,而不是膜间通道的机制来完成转运。

  最后,De Camilli教授又简单介绍了一个蛋白家族介导内质网和多种内膜细胞器之间接触的新发现,该家族蛋白的突变都与神经退行性疾病相关,显示了其重要生理意义。这些蛋白都具有脂质转运和细胞器膜识别的活性,在基于细胞器接触的脂质交换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De Camilli教授提出,细胞内部细胞器间的接触研究是一个快速发展的领域,这也引起了参会的研究员和学生的兴趣和关注。师生们纷纷向 De Camilli教授提出了有趣的问题,现场气氛十分活跃。De Camilli教授耐心细致的解答每个问题,并就领域相关的前沿进展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交流。整个会场学术气氛浓郁,听众收获颇丰。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