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所庆专辑 > 45周年所庆 > 庆典系列出版物 > 《贝时璋与生物物理学》纪念文集

贝先生关心我的成长
阎锡蕴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
 

1983年春天,我进入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有幸在贝时璋先生直接领导的实验室从事“细胞重建”工作,从此开始了我的科研生涯。1989年秋天,贝先生推荐我去德国马普细胞生物学研究所学习。之后的十几年中,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在国内,我一直都与贝先生保持联系,始终感受其无私的教诲。回顾我20年多来的科研经历,贝先生一直是我科研工作的引路人。值此贝先生从事科研和教学80周年及百岁寿诞之际,谨以片断回忆以表对先生的感激和景仰之情。
在与贝先生一起工作期间,我亲身感受到先生具有独创思想和渊博学识。贝先生在长期从事实验生物学工作的基础上创立了“细胞重建”学说,他认为除了细胞分裂之外,产生细胞的另一个途径是细胞重建,即当组成细胞的物质基础存在及在合适的环境条件下也可以一步一步地组建成完整的细胞。因此,细胞重建很可能是当初地球上细胞起源,从非细胞生命形态发展成细胞的漫长进化过程的缩影。当这个新的观点刚刚提出,还不能被同行接受的情况下,贝先生坚持追求科学真理,不随波逐流,甘受寂寞。他这种精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和贝先生一起讨论学术问题,我能感受到先生民主与严谨的治学态度。贝先生对于晚辈总是循循善诱,鼓励大家畅所欲言,独立思考,努力进行探索与创新。每当我们获得一些试验结果,总是能得到贝先生的肯定和鼓励。但是,贝先生对每个试验结果都不轻易下结论,不经过反复推敲和论证,决不轻易发表。如果对某个现象产生疑问,还要反复查对原始数据。记得有一次,他对我起草的一篇学术论文反复修改了三遍。大到文章结构和学术思想,小到遣词造句,甚至标点符号都一一加以细心修改。每当我拿到修改后的材料,总是被贝先生的细致和严谨所感动。在贝先生的指导和影响下,我也渐渐地养成了做事认真细致的工作作风并把它传给了我的学生。
贝先生曾长期在德国求学,德语造诣很高,同时他喜欢书法,曾担任过中国科学院书法协会的会长。1989年,当我告诉他我希望到德国留学时,他便欣然用德语亲自给德国马普细胞生物学研究所的所长Peter 
          Traub教授写信推荐。临行前,贝先生与我合影留念并挥毫题词,勉励我“刻苦钻研,精益求精,独立思考,勇于创新”。至今我还珍藏着这封信的复印件和题词,先生的德文行文严谨,书写隽秀流畅,中文书法则刚劲有力,字字都显示出先生无穷的人格魅力。
在德国学习的日子里,我牢记贝先生的叮嘱,在研究工作中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努力汲取各种知识充实自己,以求不负先生所望。当时贝先生已年近九旬,多次亲笔写信详细询问我的学习和生活,对我所取得的成绩表示祝贺,同时提醒我“要抓紧时间,充分利用这样好的环境条件,尽快做出优异成绩,为生物物理所争光,为祖国争光。”正是在贝先生无微不至的关怀和鼓励下,我顺利完成了在德国的学业并获得博士学位。贝先生的题词成为我人生的座右铭,至今还挂在我实验室的墙上,时刻激励着我努力工作。
回国后,我仍然不时去拜访贝先生,向先生请教。我从先生的言传身教中获益匪浅。年已百岁的贝先生依旧保持着敏锐的洞察力,仍然十分关注当今科学界的热点问题和社会问题。时时与我们谈论新的科学发现。在我心目中,贝先生既是一位富有创造性和执著追求的正直科学家,又是一位和蔼可亲、关心青年人成长的好老师。时值贝先生百岁寿辰,谨以此文献给贝先生,感谢贝先生20年来的谆谆教诲,并祝贝先生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