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所庆专辑 > 45周年所庆 > 媒体报道

结合经济建设  展新兴学科
王大成

璋教授不仅是一位著名的科学家,对自己从事的科学研究锲而不舍,钻之有深,而且是科学研究出色的组织者和领导人,对有关学科领域的发展能登高望远、视野开阔。他站在生物学发展前沿,大力倡导数理化和技术科学与生物学研究的交叉、渗透、融合,奋力推进一些新兴边缘学科领域的发展,构成其科学活动的一个重要方面。我仅就与贝老的有限接触中,略述这方面的一些切身感受。
1964年国家制订科学发展规划,受国家科委委托,要贝老和中国科学院生物化学所王应睐教授共同就生物学方面拟定一份建议书,当时,贝老特别强调生物学研究与数理化和技术科学的渗透,主张认真借重这些学科的方法和手段,建立相应的先进实验技术设备,吸引这些学科的优秀人才参加到生物学研究中来,并指出科学的边缘地带常常是新兴学科领域的生长点。谈及这些,贝老每每神情激动,声音也变得更加爽朗,显现出很大的热情。我当时刚走出大学校门不久,贝老在学科发展上的高瞻远瞩、深谋远虑,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贝老的这些思想和主张不仅表现于文字和语言上,而且实施于研究所的组织和运作中。宇宙生物学研究的开拓和取得的显著成绩,是其中之一。这一领域的建立和发展,一方面是当时国家宇航计划的需求;另一方面,在学术上是贝老重视特殊环境生物学的反映。他敏锐地指出,我们这样一个大国,早晚总是要进入宇宙空间的,我们一定要作好科学储备并为之做出自己的贡献;同时从科学的角度,了解特殊条件下的生命活动规律对充分认识生命现象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具有潜在的应用前景。
X射线晶体衍射分析是典型的物理学方法,它用于研究生物大分子的三维结构及其与生物功能的关系发挥了巨大作用,促成了结构生物学时代的到来,并在后基因组时代的生物学研究新前沿中占据重要地位。但在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我们要开展起这方面的研究是十分困难的。贝老却下决心在我所布上这个研究点,以后我所这部分研究力量与有关单位合作,在70年代初研究猪胰岛素晶体结构获得成功,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使这方面研究取得突出的成绩,先后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三次,中科院科技成果一等奖、二等奖多次。
我在研究所计划和组织管理工作中得到的另一个强烈印象,是贝老在重视基础研究和新兴边缘学科发展的同时,十分强调研究工作要为国民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服务。在这种思想指导下,当时生物物理所的研究课题有大半是来自生产和国防建设第一线的国家任务。对于各种渠道来的研究任务,贝老殚精竭虑,亲自参与课题落实、队伍组织、学术指导,还经常听取进展中问题和成绩的汇报,表现出与关心新兴学科发展同样的极大热情。与这一思想有关,贝老曾经积极倡导仿生学和生物控制论的研究,对生物物理所相当范围内的研究领域和研究人员产生显著的影响。由于与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需求密切相关,研究所在人力、经费、实验设备等方面都获得了国家的较大支持,迅速发展成为中国科学院生物口最大的研究所之一。
以上是我在与贝时璋先生直接或间接的接触中一些有所亲身感悟的侧面,从一个小点映照出贝老对发展我国生物物理学事业的远见卓识和为人风范。由于手边缺乏文字材料可资查考,所述大多以记忆为据。笔者不畏偏颇记录于此,谨表对贝时璋先生百岁华诞暨从事科研、教学八十周年的由衷祝贺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