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所庆专辑>50周年所庆>所友心声  

 

 

 

我心中的生物物理所
赫荣乔
 

   我心目中的生物物理研究所是多彩而亲切的,曾经类似“十三陵”、“八大处”分布在中关村的不同院落。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在北沙滩设计和建设一个完整的所址,90 年代初从中关村整体搬到大屯路。从那时起,我们研究所终于有了自己的院落。正如历代所领导所说,要把研究所建设成为花园式的学术研究机构。 

 

   今天,我们的研究所是奥运村旁的一缕辉红,阳光下摇曳的银杏和梧桐树叶、春风中盛开的玉兰、白杨树下的绿色草坪、黎明时分喜鹊的歌唱、冬季躺在深绿色松柏上的洁白雪花……;我们研究所是科学家潜心致研的创造性空间,是大家团结一致创业乐业的家园;同时,生物物理所有一种父亲般的威严和稳重,已逐步迈入在生命科学领域遨游了半个世纪的中年……

   科学的世界包括物质和精神两大部分,物质运动在时间与空间上是无限的,与之密切相关的精神世界也是无限的。我们的研究所就象一列现代化的列车,奔驰在无限的时间与空间之中。自从1986 年登上了这趟飞驰的列车,我在车上已经度过了22 年不平凡的春秋。这趟只有起点而没有终点的特别列车,行驶在漫漫的时间隧道中,既饱经了历史的风霜雨雪,也经受着现实竞争和发展机遇的锤炼。许多场景虽一瞬而过,但却终身难忘,永留心间。

   在旅途中,我来到了邹承鲁先生所领导的酶学研究组。当时,酶的结构与功能是“生物大分子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重要学术方向之一。作为一名研究生,我在酶结构与功能研究领域,重点探索蛋白质的折叠与去折叠。毕业后,服从研究所的需要,我进入了中国科学院视觉信息加工重点实验室,建立了“青年科学家小组”。在生物物理研究所,我目睹了胰岛素晶体结构的诞生、酶活性部位柔性学说的提出和验证,以及膜蛋白结构与功能,还有光合作用复合物、果蝇学习记忆的脑机制、信息表达与视知觉物体、湍蛙的超声通讯、鸽子的视觉信息处理等领域一大批重大科学成果的出现;系统生物学、感染免疫学等学科的设置,让更多的新人登上了这列速度越来越快的列车。随后,我所在蛋白质科学和脑与认知科学领域的多个方向获得了一批引人注目的成果,包括囊泡转运、感染免疫、核酸编码、新的蛋白质复合物晶体结构、纳米酶等等。

   在列车快速行驶的过程中,一批批老同事由于年龄的因素先后下了车,但更多的新人手持接力棒,义无返顾地又上来了。我对每一位下车的老同事充满了敬意,因为他们的奉献、执着和严谨,因为他们对生物物理研究所深挚的爱。从第一位列车驾驶员贝时璋,到梁栋材、王书荣、王志新、饶子和,再到目前的徐涛,大家都尽心竭力地推动着研究所的发展,促进科学研究能力和水平的提高,同时也努力改善着广大职工的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我对每一位来到生物物理研究所工作的新人由衷地欢迎,并祝愿他们能够取得可喜的成绩。

   我深知,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未来某一个冬末的日子里,我也要下车了。当生物物理研究所院子里的玉兰、紫叶李,还有迎春花到了开放的季节,当万年青和青柳迸发出淡黄色幼芽的时候,我,心存美好的祝愿,遥望远去的列车奔向更加广阔的天地;在苍茫的原野上,留下一道历史的轨迹……

 
∷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 ∷ v1.0 2008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所庆办公室主办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图书信息室技术支持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