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所庆专辑>50周年所庆>所友心声  
 
 

 

感激并深爱着生物物理所

 

阎锡蕴 

 

   30 年前,在“科学春天”的阳光照耀下,我结束了三年铸造工人的生活,成为“文革”后首批大学生。1983 年大学毕业后,我进入仰慕已久的生物物理研究所,有幸在贝时璋先生的亲自指导下从事“细胞重建”工作,从此开始了我的科研生涯。在生物物理研究所,我真切地感受到一批德高望重的前辈科学家营造出的一种严谨务实的学术氛围和多学科交叉优势。这里不仅具有赶超国际一流的学术水平,而且还重视对青年学者的培养。1989 年生物物理所派我出国学习。在德国海德堡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和在美国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 完成博士后工作之后,我于1997 年入选“百人计划”一直在中国科学院工作至今。回顾30年求学和研究生涯,我从一名炼钢车间的铸造工人成长为博士生导师、国家“863”肿瘤抗体药物重大项目负责人,深深感受到自己的成长与祖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同命运,与生物物理所对我的培养息息相关。今年欣逢生物物理所成立50 周年、贝老105岁寿诞及获得博士学位80 周年之际,盛世华章书不尽感激之情,谨以片段回忆表达我对生物物理所的感激和对贝老先生的景仰。 

    作为77级医学院的学生,当时我还不能真正理解什么是生物物理学,只是对“生物物理”一词有着莫名的好奇,知道贝老是中国生物物理学的创始人,北京中关村有一个生物物理研究所。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中日友好医院工作。当时该院正在筹建中,我利用这段空闲来到仰慕已久的生物物理所做短期学习。孰料,这次短暂的实习成了我人生轨迹的重大转折,开启了我在中国科学院25 年的科研生涯。

 

贝老与细胞重建研究组部分研究人员合影(1983年)

  1983年春天,我带着好奇、惶恐和兴奋的心情来到生物物理所。在贝老实验室,我得到李公岫和各位老师的帮助,在细胞生物学理论知识和实验技能方面不断提高。实验室学术民主、平等交流和严谨务实的工作作风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每一次组会上,贝老总是循循善诱,鼓励大家畅所欲言。他对于每个实验结果都要经过反复推敲和验证,如有质疑一定要澄清,从不轻易下结论。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因为一张电镜照片不能完全显示细胞核膜结构,80 多岁的贝老先生竟然和我一起观看电镜3 个小时。在论文撰写方面,先生更是严格把关、精心修改,大到文章构思,小到遣词造句,甚至连“的、得、地”的使用及标点符号都细心修改。每当我拿到贝老修改后的文稿,看着他遍布行间的手书修改意见,总是被先生严谨的科学态度和精湛的文笔所感动,并且在以后的工作中努力将这种严谨的作风传承给我的学生。 

 

贝老为阎锡蕴题词

    生物物理所培养了我,为我的成长构筑了每一个阶梯。在我工作不久,研究所送我去北京大学高级生化班进修一年,使我的生物化学理论水平得到显著提高。1985 年又派我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日本名古屋大学举办的青年学者分子生物学培训班,掌握了当时尚属国际前沿技术的分子生物学实验技能。1989 年秋天,生物物理所派我去德国马普细胞生物学研究所学习,贝老用德语亲笔给当时任所长的Peter Traub 教授写推荐信。临行前,贝老与我合影留念并挥毫题词,勉励我“刻苦钻研,精益求精,独立思考,勇于创新”。这幅题词至今还挂在我办公室,已经成为我人生的座右铭,时刻激励着我努力工作。在德国学习期间,年近九旬的贝老多次亲笔写信详细询问我的学习和生活情况,对我

所取得的点滴成绩表示祝贺,同时鼓励我“要抓紧时间,充分利用马普所较好的工作条件,尽快做出优异成绩,为生物物理所争光,为祖国争光。” 这些鼓励和鞭策成为我在德国顺利完成了学业并获得博士学位的巨大动力。

   1997年底,正值中国科学院开始实施“知识创新工程”时,我入选“百人计划”。在赶超“世界一流”精神的鼓舞下,生物物理所在学术前沿不断创造辉煌,营造出一种催人奋进的学术环境。2003 年,恰逢贝老百岁寿辰暨生物物理所建所45 周年,我和同事及学生们首次在国际上报道了一个肿瘤血管新靶分子及其功能。该研究结果作为封面论文在Blood 发表,被国际同行评为“新发现”并收录当年“Faculty of 1000 Biology”中,与其相关的发明

 

 

 

 

 

 

 

 

 

 

 

贝老推荐阎锡蕴赴德留学,并在临行前合影(1989年)

专利技术转让给欣偌达生物制药公司,共同开发肿瘤抗体药物。本人因此也荣获生物物理所建所45 周年突出贡献奖和北京市科学技术二等奖。

2008年元宵节阎锡蕴看望贝老

   进入新世纪以来,在生物物理所提倡的“多学科交叉研究”思想的指导下,我们开展了纳米生物学研究,2007年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磁性纳米颗粒具有类似过氧化物酶的活性,提出了纳米颗粒模拟酶的新概念,并建立了一种新的免疫检测方法。研究结果发表在Nature Nanotechnology,同期杂志《新闻与观点》配发了评论文章,称“这一发现不仅为惰性金属材料在纳米尺度具有催化活性的学说提出了新的证据,而且拓展了磁性纳米材料的应用”。

随后美国《科学》(Science)在线发表评述文章,全球最大的纳米科学数据库和搜索引擎Nanowerk也发表评论文章,对本项研究结果的意义给予了高度评价。这些年来我因工作中的点滴成绩荣获中科院“巾帼建功" 先进个人,并获得世界女科学家大会优秀论文奖,等等。最令人欣慰的是,在我从事研究的过程中培养了一批优秀的研究生,他们多次获得中国科学院院长奖学金优秀奖和地奥奖学金一等奖等奖励,并在科研道路上不断取得优异成绩。

   至今,我仍不时去拜访贝老,向先生请教。我每每惊叹于年过百岁的贝老以敏捷的思维和敏锐的洞察力,时刻关注当今社会和科学的热点问题。贝老既是一位严谨治学、富有创造性的科学家,又是一位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长者。贝老的人格魅力感动并激励着周围的每一个人。

   值此生物物理所建所50 周年和贝老105 岁寿辰及获得博士学位80 周年之际,我衷心祝愿贝老健康长寿,祝愿生物物理所在新世纪百尺竿头,再创辉煌。


∷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 ∷ v1.0 2008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所庆办公室主办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图书信息室技术支持维护